长草的古右右

【此山】六十四

 

时靖归沉默了。

 

握着树枝的手紧了又松,松了又紧,然后便是连着三下狠的落了下去。

“饶你一次,当我还会饶你第二次吗,”齐仲远厉声训他,“一再犯蠢!”

 

先生的怒火不加掩饰地笼罩下来,时靖归急急开口:“先生息怒,靖归知错。”

 

“知错,”齐仲远重复这着两个字,冷笑了一声,“你又何曾有过不知的时候。明知不可……”

齐仲远顿住了。

  

  

——“明知不可偏向险行,幼稚!”

   

——“疏遥公子,不从来是知其不可而为之吗。”

 

——“靖归,仰止高山,虽不能及,愿效万一。”

 

——“请允许靖归,追随先生。”

 

——“与先生同行,此生无悔。”

 

……

   

  

“先生……”时靖归低声唤。

 

齐仲远轻轻呼出一口气:“明知不可能而为之,姑算之勇,明知不可以而为之,那便是——”

   

“讨打。”

  

格外清晰的两个字余音还未断,树枝抽上小腿的声音就紧接其来,“咻咻”不断着,令人心颤。

 

时靖归咬牙撑着,重心不自觉越发前移,在不让人喘息的密集责打中,一个不稳,就这么连人带椅翻了下去。

   

齐仲远停住了手。

   

“靖归违了规矩,请先生重责。”

在地上重新跪好的人满头是汗,他微微向前俯了身子,又道:“先生别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

齐仲远静静地看着那微垂的头顶,开口,“跪上去。”

  

时靖归扶起椅子,重新跪好,齐仲远却未动手,他说:“跪实了,我问你。”

    

时靖归端正了身子: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

齐仲远问:“为何擅专?为何不报?”

    

“靖归……”时靖归一时无言。此战若败,定会使军心不稳,那般形势下,时机稍纵即逝,他必须抓住所有的机会。但先生如何会允许他冒险。

   

“情势急迫,靖归不敢耽误。”时靖归低声道。

    

啪!

树枝又一次落下。

   

齐仲远再问:“此去,你有多大的把握?”

   

时靖归握了握拳:“十之……七八。”

   

“重伤初愈,毒还未解,又才挨了军棍,明知我不会允许,时靖归,你哪来的胆子!”齐仲远沉着脸,又是一下。

   

    

“晋德九年,疏遥公子率军对战北川。”时靖归轻声开口。

   

齐仲远深深地注视着他。

   

“兵力悬殊,折损惨重,疏遥公子身负重伤,只身深入敌营,直取北川主将首级。”

   

“绝地逢生,一战成名。”

   

时靖归抬头看向齐仲远:“先生,靖归知错,但无悔。”

   

  

“晋德九年,齐疏遥奉命领兵对战北川,兵力悬殊,不敌,大败。”齐仲远看着他的眼睛,缓缓道。

    

“齐疏遥负伤,幸有两副将拼死相救,又率军牵引住敌方兵力,方得袭入敌营,斩其主将于剑下。亦身陷绝境,九死一生。”

   

“两万兵将,战死者七千八百二十三,残者一千二百三十六,伤者不计其数。身为将军,我从来,不以为功。”

   

“战场上,从没有一个人的英雄。”

   

齐仲远最后斥道:“我教过你,言之未必实之,听之未必信之。老毛病又犯了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

时靖归听得动容,低了头:“弟子惭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齐仲远长长地吐出一口气:“我只最后问你一句,你有没有想过,一旦失手,你当如何,为师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

“先生……”时靖归的眼眶发热,再说不出其他的来了。

   

齐仲远把藤条放到一边,继续道:“烧粮草,一力破局,这等当机立断的魄力,孤身犯险的勇气,便是当年的我,也未必能做到。身为先生,当夸赞,同样身为先生,靖归,我不会允许你再有这样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

先有服毒前来,后有犯险偷袭,时靖归,你是当自己有几条命。

   

“是,弟子惭愧。靖归……不会再让先生担心了。”时靖归压下眼里的酸意,向先生保证。

       

齐仲远看着那小腿上的血痕,摇了摇头: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

时靖归又应“是”,正待下地,突然间猛地一颤,再次从椅子上翻倒下去。

  

齐仲远一惊,再一看那人已经捂着头蜷缩起来,忙去把他扶进怀里:“靖归!”

    

怎么会?今晚才施过针,又服了汤药,照理当缓和些才对,怎么会……

   

想到今晚靖归做出的事,齐仲远一凛,施针后几个时辰本就不得妄动心绪,亦不能过度行走跑动,这样去敌营,必是激了气血,造成反噬之势。

   

比以往每一次都剧烈的疼痛袭击着时靖归,他想要回应,却几乎听不清先生的声音,就这么紧咬着牙关颤抖着。齐仲远单手拢紧他,一手搭在了他的脉上。

   

过了数息,齐仲远眉头紧锁着,把人扶抱到床上,当机立断地拿出了银针。

   

本是准备再调理几日才开始解毒,现在的情形,拖不得了。

   

“靖归,”齐仲远看着那人疼得快要神志不清的模样,提高了音量,“听得到我说话吗?”

   

时靖归兀自在苦熬着。

    

齐仲远又唤:“靖归!”

    

“先生……”时靖归终于应了。

   

齐仲远压下不忍,字句清晰地道:“你听着,现在情况不太好,施针要提前了。只是之前与你说过的,银针解毒会很痛苦,别无他法,你只能忍着。我只要你做到一点,尽量放松,不能乱动。听见了吗?”

   

“是……是,先生……”时靖归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答道。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 @柠欣子 、@云川漫步 、@嘻嘻. 、@千山暮雪 、@一樓 、@姜云升🍓 、@你猜呗 、@小佳本佳 、@为1 、@全义城最懵的仔 、@洛兮 、@sea 、@yi 、@不悔 、@鞋带也很激动吗 、@林蔷Q 、@青芃 、@朝暮 、@七年鹿角星 、@倾尽温柔不负你 、@木木子 、@暖秋秋儿 、@新晋居民_9065301 、@牛奶松饼什么味 、@kkk 等75名高级粉丝的支持~

 

感谢所有送礼物和粮票的小伙伴们~

 

 

【🎁彩蛋是“老毛病又犯了”的当年事,关于听之与信之,当年受训的靖归真是很戳呀~

高级粉丝或赠送礼物/粮票均可解锁哦】

 

 

此山归来,先生和靖归祝大家中秋快乐!

    

《轮回》第十三章

 

沈郡和薛穆在外面晃荡了不少时间,当真是提着大袋小袋的水果进了家门。师兄和老师已经在做饭了,两个小家伙也不敢多问刚才的事,放下水果乖乖地进厨房帮忙。    

      

萧也向来冷清的家里现在很是热闹,四个人做了满满一桌子菜,又放上新鲜的水果拼盘,把小家伙们差点吃撑了肚子。    

       

刘泽再过两天就又要跟着舞团去巡演,小孩们的假期也快要结束。沈郡决定备战舞院,薛穆看着眼热得很,一门心思想着要考附中,萧也当然支持,可薛穆父母的意见是,让小孩还是照样到普通中学念书,只在课余学舞。

     

甚至薛谨文还对儿子明确提出了要求,学舞可以,不能耽误了学习。薛穆也不敢有什么反对意见,他明白这已是极大的让步,要知道,尤其是爸爸,原来可是严令禁止自己跳舞的呀。只是,难免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

萧也看在眼里,开学前夕又联系了薛谨文,想再争取一二。薛谨文在电话里沉默了很久,亲自来了萧也家一趟,萧也看着这位曾指导过自己的学长,一时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

“我一直没问过您,当年,为什么要放弃舞蹈?”练功房里,萧也忍不住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

宽阔的落地镜里,两人倚着把杆,心中都有些不平静。一起泡在练功房的日子,已经离现在太久太久了。

      

这场谈话,萧也特意选在了这里。

   

那年薛谨文毕业,多少知名舞团抛来橄榄枝,可他不声不响地,就彻底告别了舞蹈。萧也知道这个消息时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,震惊之余,也带了说不清的难过。他很想问问为什么,可终究,离开,也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

薛谨文轻轻笑了笑,一别多年,当年那个孩子也已经长大了。这是他见过韧性最强的学弟,他还记得曾带着他训练,一点点磨参赛的舞,几乎要褪了层皮,他的眼里却从来只有倔强,有从不会被磨灭的热爱。

    

“我不像你,我没有非跳不可的理由,”薛谨文缓缓道,“舞蹈不是我的全部,我可以选择跳舞,也可以选择不跳。”

    

“您还是没有回答。”萧也轻道。

   

薛谨文笑起来:“小也,你还真是一点没变。”

    

“学长却变了很多。”

萧也看着与当初已全然换了模样的薛谨文,微微转开头,“当初您送我的笔记本上写了一句话——不被辜负的热爱,永远坚定的执着。我一直以为,那才是您在追求的。您,真的舍得吗?”

   

薛谨文慢慢收了笑意,问道:“右胯的伤,现在还会疼吗?”

    

萧也一怔。他下意识地伸手覆上自己的胯骨,神情莫名。

   

“这么多年了,不止这里吧,大大小小的伤,对你来说,可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。”薛谨文转过身,面对着窗边,伸了一个懒腰。

    

“学长是因为那时受伤了?”萧也问。他有些愧疚,当年知道薛谨文转行,他多多少少带了些情绪在,背后的事情一概未去了解。

     

“是也不是。跳舞的人,谁不带点伤呢。没多重,还能跳,但,没必要。”薛谨文的声音有些沉。

   

他又道:“我不是理想主义者,能为了所谓的热爱孤注一掷不顾一切,继续跳,十年,二十年——也许还跳不了那么久——再带着一身的伤退出,我不想走在这条一眼看得见尽头的路上了。正好有其他的机会,我也乐于去做新的尝试。”

     

萧也一时无言,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,良久问道:“这是您反对穆穆走专业的原因吗?”

薛谨文摇摇头:“我没有反对他走专业,我只是想给他有另行选择的机会。进了附中,路,就已经定下了。”

    

“我不会再选择其他的路了!”薛穆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

薛谨文和萧也对视一眼,对儿子道:“谁教你这么没礼貌的。”

    

“对不起,爸。我只是想说,我不是您,您会放弃,是您还不够热爱舞蹈,我永远不会这样。”薛穆直直看向薛谨文,目光是少年人的坚定。

    

薛谨文一瞬有些恍惚,仿佛面前的是薛穆,又是许许多多的其他人。薛谨文轻笑一声:“你还太小了,现在做出的决定,现在的热爱,都太脆弱。三年后,五年后,你凭什么认为自己不会后悔?”

    

“您做每个决定前都会想到那么远的未来吗?当年您放弃舞蹈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会不会后悔呢?是,我还小,我不能跟您保证以后,但如果不能上附中,我现在就会后悔没有再努力一把。”

薛穆说完,又补充了一句:“爸,您太不勇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薛谨文失笑,又惊讶儿子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,沉吟片刻道:“我倒是对你刮目相看。那给你一个机会,你证明给我看看,你的所谓热爱,有多牢不可破。”

    

即便时隔多年,萧也仍旧太懂这位学长话中的含义了,他抢先一步开口:“第一天,穆穆就已经向我证明过了。不然,我不会收下他。”

     

“怎么,我这个做爸爸的不心疼,你这老师倒先心疼起来了?”薛谨文笑笑,又对薛穆道,“垫子拿来,先让我看看你现在的程度吧。”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 @柠欣子 @云川漫步 @嘻嘻. @千山暮雪 @一樓 @你猜呗 @小佳本佳 @为1 @全义城最懵的仔 @洛兮 @sea @yi @不悔 @鞋带也很激动吗 @林蔷Q @青芃 @朝暮 @倾尽温柔不负你 @木木子 @暖秋秋儿 @新晋居民_9065301 @牛奶松饼什么味 @kkk @青藤喵 @霏霏 等75名高级粉丝的支持~

   

感谢 @明天,你好 @安知 @隐隐飞桥隔野烟 在这周的支持~

 

感谢所有送礼物和粮票的朋友们~

  

   

【🎁彩蛋是沈郡的番外,不踏实练功被教训的小朋友~

高级粉丝或赠送礼物/粮票均可解锁

这篇依旧是原来写的番外,改动不大,看过的小伙伴可以不用解锁哦

 

《轮回》第十二章

 

“老师!”刘泽的眼泪竟是一下子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

萧也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这个孩子,已经很久很久没流过泪了。萧也终是看向他,淡淡道:“横叉。”

    

听这两个字,刘泽心知今天是不好过了。自己的胯天生不好,年纪小点的时候,惹老师生气又不肯认错时,老师总是会这样罚功,让他自己想清楚。但再不好过,也比不上刚才那句“不必叫我老师了”更令他承受不住。       

   

两腿一左一右搭在厚厚的垫子上,自己在身后放上沙袋,上身向前趴着,不待萧也多言,已经沉下了个好看的弧度。熟悉的疼痛,让他稍稍安心下来。

    

看到刘泽这样,萧也也有些心软,阿泽这孩子最是懂事,偶尔倔过几次也是一只手数得过来的,自打出师后自己从未罚过他,但这次真的是……讨打!    

     

原来下午师徒俩去了团里,向来作为主角的刘泽竟是一直状态有问题,和其他同伴搭档时也不对劲,精准无比的动作,萧也越看脸色越冷。

     

虽是几乎退出了舞台,但逆不过老领导的热情相邀,萧也会不定时去团里做指导,加之自己爱徒是如今的首席,萧也对舞团也十分上心,如今不过两月未去,竟看到刘泽在团里是这般的状态,萧也如何不生气。    

       

“刘泽你怎么回事,给我过来!”萧也怒声打断了正在练舞的众人。刘泽跟着老师到一旁,留下其他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

“刘大首席现在就是这样跳舞的?”萧也冷冷问。

     

“老师对不起,”长久的沉默后,一闭眼一咬牙,刘泽也不想再为自己做过多的解释,竟直冲冲地就将埋藏心底已久的话说了出来,“我……不想跳舞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

说完刘泽自己也是一惊,随即低下头再不敢看老师的神情。    

   

被刘泽这话震了一下,萧也一言不发,直接甩手就走,刘泽哪敢再留下,跟着老师回到了家,于是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。    

      

刘泽在远超自己极限高度的垫子上耗着叉兀自难熬,许久却不见老师再做声,心里七上八下的,终是没忍住转头低低唤了声“老师。    

  

“起来吧。”萧也回过神来,一叹,却是不准备动手了。刘泽早已不是小孩子了,他应该好好和他谈一谈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

刘泽不敢起身,只是又向下沉了沉,两腿微微颤抖起来。    

    

刘泽从小练功时就有一股极强的毅力, 吃得苦受得累,对自已很是下得去手,看他现在的模样真是已将自己逼到了极限。萧也只做不见,凛冽的目光直直看向刘泽,像是要射进他的心里。    

     

“老师,我有点倦了……”

忍受着磨人的疼痛,刘泽自语般开了口,“这么多年日复一日地苦练,虽然辛苦但心中是有个信念的,想到自己能登上舞台,能自由自在地跳舞,吃苦受累也在所不惜。可是时间越长,自己越觉得失去了方向,特别是这两年来,一场接一场的演出,不断的掌声和赞美,我感觉到的是疲惫和惶恐。”

      

刘泽说着,声音里带着疲累的无力:“一开始,我还尽力投入每一支舞中,后来就越来越力不从心,越来越将舞蹈当成了任务,甚至……生出了不想再跳舞的想法。可是老师,我不敢跟您说这些,没了舞蹈,您……您也一定不会再理我了。老师对不起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”    

听着刘泽的话,萧也在心里默叹了口气,其实他早发现了,阿泽的眼里越来越少了曾经的光芒。自己一点一点将这孩子塑造成一个成熟的舞者,却往往因为孩子一贯的懂事和隐忍忽略了他的情绪,一丝不苟地训练,达到老师的期望,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失望吧。    

    

那边的刘泽压抑着痛呼又道:“老师,其实我知道,舞蹈并不属于我。我条件不好,又没有所谓的天赋,蒙老师垂怜收我为徒,手把手教我这么多年,可我自己真的是诚惶诚恐战战兢兢,一直让老师失望。郡儿和穆穆,他们这样的人,才是属于舞台的,才是能大放光芒的。老师,就连这个首席,不也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才给的吗?”    

     

萧也的心揪成一团,拿了无数大奖的舞团首席,自己最放心的弟子,内心竟有如此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

从某方面来说,阿泽的话没有错,不说郡儿,就是穆穆的天赋刘泽都比不上,但那又如何,刘泽现在的成就就是最好的反驳。自己向来对这个大弟子要求甚严,可能这孩子自己都不知道,他有多么优秀。    

   

“还是这么不自信吗?”萧也把藤条放到一边,伸手压向刘泽紧绷的胯根,只做不闻身下人再抑制不住的细碎呻吟,缓缓用力,“阿泽,你从未让我失望过。”

   

感觉到手下的身子一抖,萧也又道:“这么多年,无论怎样严苛的训练和要求,只要我发了话,你都能完成得最好。收下郡儿和穆穆,你这师兄当得也是毫不含糊,两个小的服你,我对你也极为放心。别的不说,就光是舞蹈,你又比谁差了?那些奖项都是摆设吗?首席是靠我的面子得来?阿泽,你忘了郡儿的事?你是在侮辱舞团还是在侮辱我?”

      

说到最后一句,已是疾言厉色。    

     

“老师……”刘泽惭愧得不知如何是好。    

     

萧也的声音缓和了些,手上却仍在加力:“你跟我九年,什么苦都吃了过来,若是不跳舞我自然会觉得遗憾,但是阿泽你要知道,即便你有一天真的放弃舞蹈,你依然是我的学生,我疼你护你不会少了半分。”    

      

刘泽心中震撼,泪水再止不住,原来老师对自己是这样肯定着期望着护持着,他哽咽道:“老师,谢谢您,真的谢谢您……”    

   

萧也轻轻拍了拍他的背,却是将胯压得更低了:“我就问你一句,真的不想跳舞了吗?”      

        

胯间突来的剧痛让刘泽眼前一黑,半天才缓过劲来。想,怎么会不想呢?自己从小就是那么热爱着舞蹈,又怎么愿意放弃?他大口呼吸了几下,颤着声音开口:“老师对不起,是我糊涂了。”    

      

眼见刘泽想通了,萧也放开下压的手,叹口气,其实自己从未担心他会不再跳舞,初见时那个小小的孩子还在眼前,那样倔强地说着“我想跳舞”的孩子,怎么会放弃。    

     

话锋一转,语气又凌厉起来:“我生气的不是你跳不跳舞,而是你的态度!刘泽,你刚跟着我时我就说过,无论何时,尊重舞蹈尊重舞台是必须的,不久前才因为这个教训过郡儿,身为师兄你就是这样给我以身作则的?你可以不跳,但谁教你的吃着老本敷衍了事?”

    

萧也站起来,拿起藤条便狠狠甩在他的背上,没留半分力道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 

“唔——”刘泽闷哼一声,险些保持不住耗腿的姿势。冷汗一滴滴落下,太久没受过这份罪了,不知道今天怎么熬得过,不过自己当真是该打。

     

想着,刘泽更加用力地绷紧脚尖伸直双腿,等待着接下来的责罚。    

      

看到刘泽这样,萧也真的是心疼了,这孩子,乖巧懂事得让自己都下不去手。默默放下藤条,萧也竟是要撤掉垫子将人扶起来。

     

刘泽倒是慌了:“老师对不起!我错了!您打吧,别……”

     

见刘泽误解了自己的意思,萧也也不多解释,只是在一声声压抑的呻吟下帮刘泽收回久久保持在极限的腿:“阿泽,曾经吃的苦也够多了,我不愿再用这种方式管教你,这次的事小惩大诫,不许再犯。若有下次,决不轻饶!”

   

刘泽泪流满面。    

      

萧也扶他站稳:“好了,自己活动一下,两个小家伙该回来了。”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 @柠欣子 、@云川漫步 、@嘻嘻. 、@千山暮雪 、@一樓 、@小佳本佳 、@为1 、@全义城最懵的仔 、@洛兮 、@sea 、@yi 、@不悔 、@鞋带也很激动吗 、@林蔷Q 、@青芃 、@朝暮 、@倾尽温柔不负你 、@木木子 、@暖秋秋儿 、@新晋居民_9065301 、@牛奶松饼什么味 、@青藤喵 、@霏霏 、@安若浅溪 、@幽人 等76名高级粉丝的支持~

 

感谢 @。 、@明兰 、@某氧某氢 本周的支持~

 

感谢所有送礼物和粮票的朋友们~

 

 

【🎁彩蛋是刘泽的番外,被萧老师收下的故事~

高级粉丝或赠送礼物/粮票均可解锁

    

这篇是原来写的番外,没有做太大改动,看过的小伙伴可以不用解锁哦

    

《余年》第十六章

     

开学季很快到来,单时久在假期已慢慢拾起了课本上的知识,期待之余,更多了忐忑。

   

他太久没到过校园了。

   

所有的手续早就处理妥当,开学的那天,是齐行送他去的。他背着书包,在齐伯伯的目光下走进教室,坐在座位上,看着身旁的同龄人和讲台上的老师,仿佛一切都只是个梦,仿佛他和其他孩子们并无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

单时久擅于交朋友,即便是插班生,也很快和大家熟络起来,甚至,由于火箭般速度提升的成绩和体育课上的出色表现,不过半学期就收获了班上的一群小粉丝。正巧原来的班长因为家长工作原因转了学,单时久便被选为了新的班长。

   

单小班长在学校尽职尽责,学习认真,课余时依旧跟着师父训练,师父的要求也放松了些,他的生活过得实在充实又快乐。

    

可也不是总能一帆风顺的。

   

一天课间,班上的一个男生找到了他,眼睛红红的:“班长,你能不能帮帮我……”

     

这男生叫王宇,性格内向,是班上平时不声不响的那种孩子,单时久见他这样,忙叫他坐下问情况。

     

原来王宇前几天招惹上了隔壁班一个叫彭宽的男生,也算不上招惹,不过是骑自行车回家时速度快了些,差点没避开从旁边窜出来的彭宽,虽没撞上,彭宽却被吓到不小心摔了一跤。

    

这下可好,那彭宽仗着家里有势力,年纪不大却向来目空一切,当下便让王宇赔偿。王宇知道是自己的错,可他哪拿得出什么钱来,只有一遍又一遍道歉。

    

彭宽挽起自己的裤腿,膝盖上有个浅浅的红印:“道歉有用吗?嗯?一千拿来,我懒得跟你们这些野虫子计较,或者——”

    

彭宽分开了双腿:“从我这里,爬出去。”

   

彭宽的几个拥趸者在一旁起哄道:“王宇,你妈每天大清早的扫大街多不容易,要知道孝顺,别给她增加负担。我们宽哥大人大量才给你机会,可别不识好歹啊哈哈!”

   

王宇憋得眼睛都红了,他不明白,为什么会有人有这么大的恶意,为什么会有人,能以欺凌别人为乐。

    

王宇跑了,趁着他们不备,连自行车也不要,拼了命地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  

但怎么逃得过。

   

第二天放学,他被堵在角落里,挨了结结实实的一顿揍。

    

那之后的每一天,他都逃不过彭宽几人的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

彭宽说,他一天不听话,就得挨一天的打。他打不过他们,也不敢告诉老师和妈妈,他怕,他真的要赔偿那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 

爸爸的病已经让家里负债累累,妈妈经不起了。

     

他本来想,等彭宽出了气就能停手,可一个星期了,身上已经伤叠着伤,彭宽还是没有放过他。想着待会儿放学又要经历那一番折磨,王宇实在是怕了,这才不得以求助到了单时久那里。

   

“我不敢跟老师说,求求你也别告诉老师,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,求你了班长……”王宇小声哀求道。

    

照理说这事去找同龄人实在不是个明智的办法,可单班长这学期来的表现让他生起了希望,他也在学校见过单时久的家人,不像是一般的人物。他想,班长可能真的能帮他。

   

单时久一听简直怒了,他太知道这种任人欺辱又毫无还手之力的感受,再一看文文弱弱的王宇,保护欲爆棚:“别怕,这事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

于是当天放学后,单时久跟着王宇一同走出校门,在王宇回家必经的路上,果然又被彭宽几人堵上了。

   

“怎么着,今天还找帮手了?”彭宽抬着下巴,他是知道单时久的,这个半途转来的家伙在学校可是吃香得很,不过那又有什么用,他可没怕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 

单时久上前一步:“彭宽是吧。”

   

彭宽见他那样也来劲了:“我可提前跟你说,别多管闲事,否则连你一起揍!”

    

呵。笑话,他跟师父辛辛苦苦练到现在是白费功夫的?倒要看看是谁揍谁。

    

单时久一扬眉:“好啊,来。”

    

彭宽不屑地冷笑一声,扬了扬手,身边个最高的那个男生一拳就朝单时久挥了过去。单时久轻轻松松避开,转身就把人踢倒在地,直直地看着彭宽:“给王宇道歉。”

   

彭宽有些丢脸,忿忿地朝另外几人吼道:“还愣着干嘛!”

   

那几个男生连忙冲上来,可怎么会是单时久的对手,他以一挑三,没多少功夫就一一把人都撂倒。

     

彭宽本还抱着手站在一旁看着,见这情形完全被激怒了,又自知打不过单时久,不敢出手,只威胁道:“单时久,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!敢跟我作对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 

“好啊,我等着。在此之前,你们,向王宇道歉,不然今天谁都别想走。”单时久又上前了一步。

    

有胆子小的已经准备开口,却被彭宽制止:“不可能!是他惹事在先,凭什么给他道歉。你要帮他出头,好,要不把钱赔了,要么,你替他爬过去。”

   

单时久看着彭宽分开的腿,蹙起了眉,实在觉得不可理喻,身处劣势还敢嚣张,这人是蠢吗?

    

彭宽却真的是嚣张惯了,从不知退让为何。他狠狠盯着单时久,还待说什么,下一秒,却被单时久踹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 

彭宽气狠了,他从来都是众星捧月,何曾受过这等打击,一时把什么打得过打不过的全忘了,朝单时久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 

单时久也是生气,出手便更重了些,旁边那个高个男生见情况不妙,生怕若这时不帮忙,彭宽吃了亏事后找他们算账,偷摸捡了个石头,看单时久不备,扔过去正砸到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

这一下有些狠,单时久闷哼一声,腿一软,差点跌倒,彭宽趁着这时候招呼着其他几人一齐拥上,把单时久死死压制住。

   

到底人多,单时久腿又受了伤,反抗未果,就这么被制住了。

    

王宇慌了:“你……你们放开他……”

   

彭宽瞥了王宇一眼,连罚他冷笑一声,呵道:“给我打。”

   

不比对王宇,这几人对单时久存了报复的心思,又想在彭宽面前邀功,下手更是一个比一个狠。

   

单时久一时招架不住,只得护住自己的要害,生生受着,从跟着师父后,他再未遭过这样的狠打,他心中不禁暗悔,还是太大意了。

   

腿上疼得厉害,渐渐地,也分不清是哪里疼了,单时久咬着唇,尝试着反击了几次,身上挨得更重了。

    

“你们再打我要报警了!”

      

王宇心一横,也顾不得后果了,拿出手机颤抖着按下110,还没拔出去,就听到有人在旁边喝了一声:“住手!”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 @柠欣子 、@云川漫步 、@嘻嘻. 、@千山暮雪 、@一樓 、@小佳本佳 、@为1 、@全义城最懵的仔 、@洛兮 、@sea 、@yi 、@不悔 、@鞋带也很激动吗 、@林蔷Q 、@青芃 、@朝暮 、@倾尽温柔不负你 、@木木子 、@暖秋秋儿 、@新晋居民_9065301 、@牛奶松饼什么味 、@青藤喵 、@霏霏 、@安若浅溪 、@幽人 等76名高级粉丝的支持~

 

感谢所有送礼物和粮票的小伙伴们~

 

 

【🎁来人是谁呢?后续见隐藏结局!看有没有小伙伴猜到呀哈哈

高级粉丝或赠送礼物/粮票均可解锁哦~】

     

《轮回》第十一章

 

萧也忙把小孩打横抱起,抱去他原来的卧室,轻轻把人放在了床上,避开伤处让他侧躺着。那身后的伤不算太重,看着却也有些唬人。

     

刘泽听着动静过来,看到这场景也是心一提,知道情况后帮着拿了药来,不免叹了声。

      

萧也默默给孩子量上体温,又趁着这时候给他身后上药,引来昏迷中的人一阵阵瑟缩,不禁也有些责怪自己,他轻道:“之前想着他若回来,定不再对他那么苛责了,可人真的回来了,却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 

“老师不要这么想,您最看重的就是郡儿,他心里也会明白的。”刘泽劝道。

    

萧也轻轻看了刘泽一眼,目光带着些复杂。只是此时,他也没有再多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

体温计被拿出来,已烧到了三十九度。萧也拍着沈郡的肩,连声唤他。

    

沈郡迷迷糊糊回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

“先起来,吃了药再睡。”萧也放缓了声音,和刘泽一起把晕乎乎的孩子扶起,给他喂下退烧药,才又扶人躺下。

    

沈郡闭着眼,似乎是又睡着了,眉头却始终蹙着。萧也沉默良久,脑中浮现出今早刚见这孩子的模样,怕是……早就发烧了吧。

   

依这孩子的性子,想来等在门外的时间已是不短,这样的天气怎么受得了。又是跑步,又是耗腿,再被自己狠狠打了一顿,难怪会成这样。    

    

床上的沈郡又迷糊着呻吟了一声,断断续续地呢喃着:“老师……对不起老师……我错了……呜……您打我吧……别不要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

萧也的心揪了起来,坐在床边轻轻握住了孩子的手:“老师在。”    

     

    

经这一遭后,沈郡重入了门下,对没打完的数目,萧也大手一挥竟是尽数免去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

沈郡的到来让薛穆有点小兴奋,之前家里除了老师就是大师兄,一个比一个严厉,现在来了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师兄一起挨训,感觉着实不错。    

       

沈郡跳脱的性子和薛穆很是合拍,两个小孩渐渐熟络起来,难兄难弟的感情愈加深厚。

        

沈郡虽一年多未碰过舞蹈,但毕竟是从小练舞,加之天赋佳基础又好,没多少时间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,薛穆看到这小师兄坐火箭一般的进步免不了一阵气闷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而更让薛穆郁闷的是,小师兄,师,兄,不是说着玩玩的。    

     

这天下午,萧也和刘泽都去了团里,嘱咐沈郡带着师弟好好练功,薛穆一阵雀跃,小师兄带着自己,那不就是玩嘛?没料到的是,帮人练功这种事,小师兄下手一点也不比谁轻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疼……师兄……疼……”   

腿下垫了好几个垫子,远远不是薛穆现在所能达到的高度。薛穆正两腿一前一后搭在厚厚的垫子上,后腿根还压着一个看起来分量不轻的沙袋。这样的姿势,已经维持了十分钟。   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沈郡面色如常地站在一旁,轻描淡写道:“不疼还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

没想到小师兄也可以这样冷血,薛穆又疼又累,既惊且惧,忍不住求道:“师兄……沈郡哥……求求你……疼……”    

      

“如果是老师或者大师兄在,你也会这样?”沈郡有些无奈,自己还没开始压呢,这小孩居然就求饶起来。平时比这强度更大的训练也没见他这般,到自己这个小师兄上,反而胆子大了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见小师兄认真,薛穆也不敢再放肆,咬着嘴唇默默忍受着胯间的疼痛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薛穆!”沈郡直接伸手捏住小孩的下巴,“这毛病老师没揪过你?”    

        

薛穆终于放开自己备受摧残的嘴唇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小师兄,也很凶残好不好!    

       

耗了二十分钟,沈郡取下沙袋,握住小孩的两只胳膊就向后拉:“放松哦,不要憋气。”

    

说着便缓缓地将孩子的胳膊往后腿上贴。

       

薛穆满脸通红,感觉自己的胯根和腰间断了一般,眼泪不可控制地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“呜——”一声呜咽回荡在练功房。    

       

“数五十个数。”看薛穆已到了极限,沈郡也没在往下,只保持着让他数数。

    

薛穆是真被这小师兄练得汗泪齐流,萧也和刘泽回来时,只看到某小孩拖着残了一样的身体挂在沈郡身上,对着两人大呼:“我不要再和小师兄练舞了!”    

      

然而小孩再一细看,气氛有些凝重,老师一脸冷色,而大师兄却是少见的微微低着头,跟在老师身后一言不发。    

     

“好了,郡儿你带着穆穆休息一下,去买点水果。”见老师是有意把自己支开,两个小家伙也不敢多言,给刘泽留下两副自求多福的表情,一溜烟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说吧。”萧也看着刘泽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刘泽抿抿唇,还是没开口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不会说话,就上练功房去。”甩下一句话,萧也径直上了楼。刘泽微叹口气,也跟了上去。    

      

练功房里,大大的落地镜映出了刘泽所有的无措。萧也手执藤条,身上的冷气生生让周围的气温下降了几度,自从独当一面以来,刘泽几乎再没有见过老师对自己生这么大的气。

      

“还是不想解释吗?”萧也冷声问。    

     

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刘泽低下头,实在不知如何开口。        

      

萧也冷冷道:“很好,教了你九年,现在翅膀硬了,我的话就不放耳里了。”    

      

刘泽哪受得住这话,抬头看着萧也,眼眶都有些发红起来,他唤道:“老师……”

  

萧也转开眼:“我当不起,你既然连舞都不想跳了,也不必叫我老师了。”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 @柠欣子 、@云川漫步 、@嘻嘻. 、@千山暮雪 、@一樓 、@小佳本佳 、@为1 、@全义城最懵的仔 、@洛兮 、@sea 、@yi 、@不悔 、@鞋带也很激动吗 、@林蔷Q 、@青芃 、@朝暮 、@倾尽温柔不负你 、@木木子 、@暖秋秋儿 、@新晋居民_9065301 、@牛奶松饼什么味 、@青藤喵 、@霏霏 、@安若浅溪 、@幽人 等76名高级粉丝的支持~

 

感谢 @李驼 、@諳之 、@_谁不曾谁不想_ 本周的支持~

 

感谢所有送礼物和粮票的小伙伴们~

     

   


【🎁彩蛋继续接上章叶泊番外~

高级粉丝或赠送礼物/粮票均可解锁哦~

 

小叶这可是勇到把自己作进坑了呀哈哈

    

《余年》第十五章

       

沈安哭了很久很久。沈余干脆直接坐在了地上,就这么揽着他,直到天色暗下,直到怀里人的声音渐转为小声的啜泣,呼吸渐渐平稳,他动了动酸麻的胳膊,轻笑道:“还没发现小安竟是个水做的。”

     

沈安一僵,哭得发昏的脑袋一下子清明了些,他慢慢从沈余怀里坐起来,看着沈余那被他的眼泪浸湿了一大片的t恤,脸刷地红了。

     

多少年了,从记事起到现在,他从未干过如此失控和……丢脸的事。他一直以为,他是不会流泪的。可这样的感觉,竟然没有想象中的坏。

       

那少见的生动表情逗乐了沈余,又难免心疼起来,当年,他也是那个不会哭的孩子。他伸出手去,想揉揉沈安的脑袋。

    

有点尴尬,距离远了没够到。

     

沈余轻咳了一声,晃了晃手:“腿麻手也麻,拉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

沈安迟疑了一下,站起来握住了沈余的手,一用力,却被沈余拽得一个趔趄,跌进了沈余怀里。沈安手忙脚乱地要起来,耳边突然传来低低的笑声,他转过头去,沈余的手正伸过来,在他的脑袋上使劲揉了几下。

     

“开心一点,都过去了。”沈余如是道。

       

沈安看着沈余的眼睛,就这么久久注视着,似乎有什么在心里破裂开,又长出了新芽,他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竟顺势就这么靠在了沈余的肩头。

    

沈余倒有些愣住了,这是第一次,小安主动对自己亲近。他听到沈安轻声开口:“余哥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

单时久惊讶地发觉,他的安叔叔竟然会笑了。

    

在他因为上次的事情心存愧疚,亲手跟齐伯伯学做了蛋糕,带来给安叔叔的时候,安叔叔竟然!竟然对他笑了!

    

甚至,安叔叔还拍了拍他的脑袋!

    

单时久晕乎乎地咧着嘴,更是粘沈安得厉害,走出走进地帮忙着。沈余看得好笑,见着沈安愈加鲜活的样子也是开心,招呼着两人道:“休息下吧,我给你们拿饮料。”

    

正是太阳最烈的时候,没什么客人来,三人坐在门边一人喝着一罐果汁,倒是悠闲得很。

    

“你师父对你倒是还挺'放养',他从前啊,可不像你这似的还能常常有休息的机会。”沈余看时久舒舒服服靠在小椅子上,不由得感叹。

     

“师父也很严呢,只是……”单时久想到昨天师父对他说的话,一时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

“时久?”沈余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余师伯,时久想问,如果不考虑其他的,只说您自己,您是原来在忘亓的时候开心,还是现在更开心呢?”单时久看向沈余,问得很认真。

      

“嗯?”沈余没想到他会这么问,想了想道,“各有各的好吧,怎么了?”

    

单时久把手肘搭在膝盖上,一手握拳抵着下巴,有些苦恼道:“昨天师父问我,想不想去上学。师父说我经历得太少了,不应该把自己就限制在忘亓里。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

沈余不免又感慨,逸飞是真真的把这孩子疼进骨子里了。见他一副小大人的神情,沈余笑道:“时久喜欢忘亓吗?”

     

单时久点点头,又道:“原来也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,后来有了师父,有了师伯他们,忘亓就像是家一样,我从没想过离开。可是,我也想感受一下不一样的生活。我不知道该怎么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是上过学的,在很久之前。他对学校的印象并不坏,甚至,学校是原来的他少有能感到快乐的地方,可那天之后,他再未踏入过。那一天,他挨了那个男人最狠的一次打,在雨夜里,他被赶出了家门,勒令在门外反省。然后他跑了。

      

“想做就去做,有什么可纠结的。”沈安淡淡开口。

   

“正是,”沈余朝沈安一笑,对时久道,“你还那么小,不去体验别的生活,怎么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呢,再说了,这不意味着你就要离开忘亓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

单时久沉思了很久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

那天回到家,单时久严肃地站在单逸飞面前,郑重其事地开口:“师父,我想好了,我想去上学。”

    

齐行和单亦群都在,闻言笑起来,齐行道:“今天我还和你单伯伯打赌,看我们小时久会怎么选择呢。”

   

“那一定是齐伯伯赢了!”单时久眼睛一亮,跑到齐行身旁去,“是不是呀!”

   

齐行是真有些诧异,笑着点点头:“时久怎么知道?”

  

单时久狡黠一笑:“单伯伯从来没有赢过齐伯伯。”

   

单亦群侧身一把将时久拽到自己身边,轻轻揪了揪他的耳朵:“小家伙,讨打呢嗯?”

    

单时久吐了吐舌头,又看着单逸飞道:“师父,我去上学,但我也想继续跟着您训练可以吗?”

    

单逸飞在一旁坐下,轻笑道:“要是你忙得过来,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

那天他跟时久说,好好想想以后想走什么样的路,类似的话师兄也曾跟他说过,可从未经历,又怎么能做出决定呢。有选择的机会,更要有选择的能力和底气才行。时久那么小,他希望,这个孩子今后做出选择时,能真正毫无顾虑,没有任何不得已。

    

“正好现在还在假期,过几天我给你整理些学习资料,准备一下,开学好适应些。”齐行一向周全。

    

“谢谢齐伯伯。”单时久的眼睛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 

“好了,正事说完的话——”

单亦群站起来,看着齐行,眼底满是笑意:“我们该去履行赌约了。走吧,小行。”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 @柠欣子 、@云川漫步 、@嘻嘻. 、@千山暮雪 、@一樓 、@小佳本佳 、@为1 、@全义城最懵的仔 、@洛兮 、@sea 、@yi 、@不悔 、@鞋带也很激动吗 、@林蔷Q 、@青芃 、@朝暮 、@倾尽温柔不负你 、@木木子 、@暖秋秋儿 、@新晋居民_9065301 、@牛奶松饼什么味 、@青藤喵 、@霏霏 、@安若浅溪 、@幽人 等76名高级粉丝的支持~

     

感谢所有送礼物和粮票的朋友们~

 

 

【🎁彩蛋是时久和那个男人的故事。没错,那是他的父亲。会涉及以后剧情的一点点铺垫~

高级粉丝或赠送礼物/粮票均可解锁哦~】

         

《轮回》第十章

 

萧也的问话让沈郡一下子滞住,竟在一刹那,连疼痛都几乎感觉不到了。

   

他说不出口。

   

没有,一天都没有。然而一年的离开,对舞蹈来说,何止是停滞。他已经做不出飘逸的跳跃,搬不上漂亮的后腿了,他的体能,甚至可能已经撑不下一支大些的舞蹈。他真的还能回来吗。

   

“说话。”萧也不放过他。

     

“没有……”沈郡低声开口。   

       

“当初一走了之,就真的放弃舞蹈了吗?既如此,现在为何又要回来?”萧也的声音冷起来。

    

沈郡紧咬着唇,把呜咽声紧紧压了下去。很疼,但他怎么还有脸哭。 

    

见人又不说话,萧也不再跟他耗着,伸手往前一捞,竟是握着他前腿的脚腕往上提了一截。

   

胯根仍被紧紧压在地上,突然增加的开度让沈郡实在忍耐不住,小声啜泣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萧也又等了一会儿,看他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,松开了手:“不想说,不想练,我不会再逼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老师”!沈郡慌忙打断萧也的话,他好怕好怕,怕老师的下一句话就是:你走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……我从没想过放弃,但我不敢跳舞,一跳我就会想起您……我也不想再去学……我只认……呜呜……我只认您一个老师……呜……”沈郡哭着开口,眼泪也是越流越控制不住,那一字一句都打进了萧也心里。 

       

“你心里还有我这个老师?”心里软得不行,萧也出口的话却仿佛毫无动容。    

    

沈郡哭得更凶了:“老师,当初是我不懂事,我认打认罚,求您,求您再教我跳舞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萧也心中一疼,自己又何曾真的怪过他,当初的事,说起来,他这个老师就没有责任了吗。

   

萧也没有回应他的话,只是在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,看了看时间道:“耗半……耗二十分钟吧。”    

    

前前后后加起来半个多小时,萧也存了惩罚的心思,又想借机恢复下小孩的功,硬是任凭沈郡哭个不停,不放半点水地让他耗足了时间。    

两条腿都耗过一番,又硬撑着踢了腿,沈郡扶着把杆喘着粗气,不安地看着面前的老师。萧也打量着小孩,许久没有说话。正当这低气压让一旁的薛穆也打了个寒战时,萧也终于开口:“跟我来书房。”

     

沈郡的心悬得厉害,跟着老师走进书房时,更是心中砰砰直跳。就是在这里,他第一次尝到藤条的滋味,也是在这里,他挨了那场刻骨铭心的教训,然后冲动离开,再未回来。

    

忐忑间,萧也已经拿出了藤条,就站在他的面前。沈郡下意识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

“真的还想跳舞吗?”萧也问他。

    

沈郡使劲点头。

    

“一年了,为何现在回来?”萧也又问。

    

沈郡的眼睛又湿了,他低着头开口:“那时……我是真的很难过,又害怕,又愧疚,那次您那么……那么凶,我觉得您再也不会原谅我了……后来离开,更不知道怎么面对您,一拖就拖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

“我不敢再跳舞,连电视上出现了舞蹈我都会赶紧避开,可时间越长,我越放不下。前段时间我忍不住偷偷去看了师兄的演出,看着师兄跳舞,我真的好怀念跟着您的时候,我好想好想重新站在舞台上……”

    

“哥哥跟我说,您让他告诉我,如果真的热爱,什么都不是放弃的理由,是我懦弱,是我幼稚,是我辜负了老师……”

   

沈郡哽咽着,说不下去了。

  

萧也掩下所有的心疼,冷声道:“你没有辜负别人,意气用事逃避问题,当初的一走了之辜负的是你自己!”    

   

沈郡哭着抬头看老师:“是我的错,您要打要罚都可以,只要您还愿意教我,便是……便是打残了我也心甘情愿!”    

    

“打残了你,还怎么跳舞。”

萧也说着,便是不轻不重的一下抽在沈郡的身后,吩咐道:“立式体前屈。”    

    

这是他往常受罚时最常用的姿势,沈郡弯腰抓住了脚踝,他知道接下来要面临什么,有些害怕,更多的却是安心。老师这是同意了的意思。

      

将藤条虚虚搭在孩子身后,萧也一字一句道:“既然还想学舞,犯下的错就没有姑息纵容的余地。道理我不再多说,你也都明白,小风小浪都禁受不住,还怎么去迈向更大的舞台?更不用说就这么放弃舞蹈离开——”

   

萧也说到这里,又是心疼又是生气,想到他刚才说的什么“打残了也心甘情愿”,更是没好气道:“就你做的事,真打残了也不冤!三十下,依旧是老规矩,自己报数,不准躲,不准动。” 

    

    

练功房里,薛穆还在乖乖跟着师兄练功,刚结束了一阶段的训练,实在没忍住问道:“师兄,他就是您说的老师的那个学生吗?”

   

刘泽点点头,轻笑道:“他叫沈郡,以后你可得叫小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

薛穆吐吐舌头,也不知道这位师兄是不是也会像大师兄这样严呢。不过看他刚才……薛穆不免有些共情起来,小师兄好可怜呢。

   

这样想着,也问出了口:“师兄,老师是不是很生气,那小师兄会不会被骂呀?”

   

刘泽意味深长地看着他:“你被老师叫到书房去过吗?”

   

薛穆懵懂摇头。

    

刘泽笑笑:“时间还长,等你去过,你就知道你小师兄是不是被骂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那边的小师兄却连三十下都没挨完,他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

大早上就守在门口受了凉,加上半日身心的疲累,受着罚的沈郡早就撑不住,泪流了一地,快咬破了唇才没哭出声来。熬到第二十几下,腿一软就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

萧也还正待呵斥,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,一把将沈郡扶起,触摸到额头烫得吓人,才发觉这孩子居然在发烧。

 

 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 @柠欣子 、@云川漫步 、@嘻嘻. 、@千山暮雪 、@一樓 、@小佳本佳 、@为1 、@全义城最懵的仔 、@洛兮 、@sea 、@yi 、@不悔 、@鞋带也很激动吗 、@林蔷Q 、@青芃 、@朝暮 、@倾尽温柔不负你 、@木木子 、@暖秋秋儿 、@新晋居民_9065301 、@牛奶松饼什么味 、@青藤喵 、@霏霏 、@安若浅溪 、@幽人  等76位高级粉丝的支持~

   

感谢所有送礼物和粮票的小伙伴们~

 

  

   

【🎁彩蛋继续接上章叶泊番外~

高级粉丝或赠送礼物/粮票均可解锁哦~

   

小叶的追师路真是越战越勇,装无辜的一把好手x

    


《轮回》第九章

     

日子一天天过去,距萧也收下薛穆已是两月有余。在老师和师兄的双重“威压”下,薛穆一点点开始有了模样,可见的进步让小孩吃再多的苦也甘之如饴,萧也和刘泽看在眼里,都是一番欣慰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深秋的早晨泛着凉意,师徒三人和往日一样早早起来,准备出门跑步。刘泽开门,却见门口正立着一个身影,定睛一看,刘泽抑制不住地惊喜:“郡儿?!”

     

萧也闻声一震,上前一步,那人,果然是沈郡。这孩子高了,也瘦了,一副憔悴的模样。    

“阿泽,穆穆,还愣着干嘛,不打算跑步了?”萧也平静地转开眼,说完就抬腿走了。薛穆连忙跟着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老师——”沈郡看着那个背影开口,声音带着些疲惫的沙哑。

      

他并没有得到萧也的回应。

     

还站在原处的刘泽轻轻一叹,悄悄丢下一句“跟上”,也出了门。沈郡抿抿嘴,跟在了三人身后。     

   

萧也依旧压着速度,刘泽和薛穆一左一右跟在他身旁跑着,后面,是沈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看着前面的薛穆,沈郡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没有自己,老师还会有新的学生,那孩子条件真好,看着又这么乖巧,不像自己……老师应该更不想理会自己了吧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

沈郡想着想着,却有些跟不上老师的步伐,心中又是一番失落。一年多没碰过舞蹈,体能也下降得厉害,这样的自己,又有什么资格再让老师收下。

     

咬咬牙,沈郡拼命往前追去,倒终是勉强跑完了全程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重新回到家,萧也听到身后重重的喘气声,冷哼了一声,径直向练功房走去,薛穆也乖乖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

刘泽看着站在门外不敢进来的沈郡,有些头疼:“还不进来?”    

       

一年了,屋内的景象却还是那么熟悉,沈郡听着师兄的话鼻子一酸,低下头去:“老师不发话……我不敢进去……”    

       

狠狠瞪了小孩一眼,刘泽直接将孩子拉了进来:“就准备这样倔着?”   

    

“师兄……老师……老师他不会再要我了……”沈余的眼眶越来越红,蓄积的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。    

     

刘泽实在是气他这时候犯轴,恨铁不成钢般道:“郡儿,你离开这一年老师时时都在想着你,你一去就杳无音信,可知老师有多难过。当时你犯下那么大的错,老师恨你不争气才……”    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泽!还不过来!”远远传来老师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

刘泽顾不上再和他多说,扯着人就连忙上了练功房。萧也看到两人过来却也不说话,只自顾自地盯着薛穆热身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

刘泽悄悄看看老师的脸色,也带着沈郡在一旁热起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

自离开后就未曾练过舞,沈郡只觉得自己全身都生了锈,单单伸直腿搭在把干上就是一阵疼痛,忍不住小声一呼。

       

刘泽看着沈余的样子摇摇头,轻声道:“都还回去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

从前教着这师弟时刘泽也是实打实的严格,听闻师兄的话,沈郡条件反射地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

老师也还在一旁,沈郡忙深吸一口气,实实在在地一下一下压起来,韧带久违的撕扯很快就让额上覆上了一层薄汗,等热身都过了一遍,沈郡已是控制不住地大口喘息着。

    

那边的薛穆也已经热身完,正按着老师的指示在做一个小组合。沈郡看着老师的目光就这么全心全意地笼罩在那个孩子身上,连一丝一毫也未曾分给他,他使劲咬了一下唇,一步步走过去,再次唤道: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

萧也终于看了过来:“我不记得允许你进来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

沈郡无措地站在原地,求救的眼神看向了刘泽。

    

刘泽又是一叹:“老师,是我带郡儿进来的,您……就允许他练练吧。”

    

“你也够胆大。”萧也说完这句,却也不再说旁的,继续看着薛穆练起来。

    

刘泽给小孩使了个眼色,让他搬了两个垫子过来,便吩咐他下竖叉。

      

210度的程度,以沈郡之前的水平来说,算不得什么强度。但如今的沈郡连180都勉勉强强,这样的高度,是可怕了些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

刘泽也不多言,看人摆好姿势便扶住他肩膀缓缓用力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

“唔……”久违的疼痛袭来,沈郡本能地绷起了身体。

   

刘泽拍了拍他的肩。

    

沈郡深吸一口气,又缓缓放松下去。可等力度再加,他渐渐有些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

原来过了一年,不仅功退了,连忍疼的能力都减了大半吗。沈郡苦笑了一下,努力放松配合着刘泽的力道。

    

疼痛愈加熬人,沈郡一个没忍住,不自觉往一边歪去。刘泽连忙收力,还不待训斥,萧也的声音已经响起:“长毛病了?”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老师?!”转头看到老师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身后,沈郡又惊又喜,想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,又是怕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

萧也面无表情地伸手换下刘泽,示意沈郡重新摆好姿势,竟是要亲自来压了。

     

全身的抵抗瞬间消失,加剧的疼痛下,沈郡紧咬牙关努力配合着放松,刘泽则十分有眼色地过去接手了薛穆的训练。 

    

老师终于愿意理会自己,沈郡半点不敢动,半分呻吟也不敢出,双腿抖着一点点被压向地面。

   

还有不少的一段距离,伸手摸了摸,孩子的韧带已经紧绷得厉害,怕继续强压会受伤,萧也拿起一旁的沙袋压在沈郡胯根,松开手便让他保持着自己耗腿。    

    

有意为难,萧也也不告诉沈郡要耗多久,只在一旁不断冷声提醒他调整快要变形的姿势。压着沙袋悬着空的耗腿甚是难捱,无论耗多长时间也不会有麻木的感觉,沈郡不敢求,不敢哭,生怕老师再一生气又不理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

一旁的薛穆已是左腿耗完又耗右腿,沈郡这边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。    

    

约莫过了十分钟,在孩子已经实在忍受不住开始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时,萧也终于取下沙袋,却是自己退一迈坐在了沈郡的后胯上并不断加力。

    

沈郡剧烈地颤抖着,嘴里的呜咽越发控制不住。萧也看着眼前清瘦的背影,虽害怕却还在尽力放松,心里一软,伸出手圈住面前的孩子,却是不留半分力道地将他压到了底。   

“呜——”再想忍着,撕裂般的疼痛却是实打实地逼出了沈郡的哭声。萧也圈着孩子的手又紧了紧,再一看人还紧绷着脚背,双腿也颤抖着放松再放松,心中不禁又是一软。    

      

“我问你”,萧也的声音响起,“这一年你有没有练过舞?”

 

 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 @柠欣子 、@云川漫步 、@嘻嘻. 、@千山暮雪 、@一樓 、@小佳本佳 、@为1 、@全义城最懵的仔 、@洛兮 、@sea 、@yi 、@不悔 、@鞋带也很激动吗 、@林蔷Q 、@青芃 、@朝暮 、@倾尽温柔不负你 、@木木子 、@暖秋秋儿 、@新晋居民_9065301 、@新晋居民_1625258 、@青藤喵 、@霏霏 、@安若浅溪 、@幽人 等74名高级粉丝的支持~

   

感谢 @claudylu 、@水央 、@新晋居民_1625258 这周的支持~

   

感谢所有送礼物和粮票的朋友们~

 

 

 

【🎁彩蛋继续接上章叶泊番外~

高级粉丝或赠送礼物/粮票均可解锁哦~

是心软的老师和“心机”的小叶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