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草的古右右

《余年》第十五章

       

沈安哭了很久很久。沈余干脆直接坐在了地上,就这么揽着他,直到天色暗下,直到怀里人的声音渐转为小声的啜泣,呼吸渐渐平稳,他动了动酸麻的胳膊,轻笑道:“还没发现小安竟是个水做的。”

     

沈安一僵,哭得发昏的脑袋一下子清明了些,他慢慢从沈余怀里坐起来,看着沈余那被他的眼泪浸湿了一大片的t恤,脸刷地红了。

     

多少年了,从记事起到现在,他从未干过如此失控和……丢脸的事。他一直以为,他是不会流泪的。可这样的感觉,竟然没有想象中的坏。

       

那少见的生动表情逗乐了沈余,又难免心疼起来,当年,他也是那个不会哭的孩子。他伸出手去,想揉揉沈安的脑袋。

    

有点尴尬,距离远了没够到。

     

沈余轻咳了一声,晃了晃手:“腿麻手也麻,拉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

沈安迟疑了一下,站起来握住了沈余的手,一用力,却被沈余拽得一个趔趄,跌进了沈余怀里。沈安手忙脚乱地要起来,耳边突然传来低低的笑声,他转过头去,沈余的手正伸过来,在他的脑袋上使劲揉了几下。

     

“开心一点,都过去了。”沈余如是道。

       

沈安看着沈余的眼睛,就这么久久注视着,似乎有什么在心里破裂开,又长出了新芽,他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竟顺势就这么靠在了沈余的肩头。

    

沈余倒有些愣住了,这是第一次,小安主动对自己亲近。他听到沈安轻声开口:“余哥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

单时久惊讶地发觉,他的安叔叔竟然会笑了。

    

在他因为上次的事情心存愧疚,亲手跟齐伯伯学做了蛋糕,带来给安叔叔的时候,安叔叔竟然!竟然对他笑了!

    

甚至,安叔叔还拍了拍他的脑袋!

    

单时久晕乎乎地咧着嘴,更是粘沈安得厉害,走出走进地帮忙着。沈余看得好笑,见着沈安愈加鲜活的样子也是开心,招呼着两人道:“休息下吧,我给你们拿饮料。”

    

正是太阳最烈的时候,没什么客人来,三人坐在门边一人喝着一罐果汁,倒是悠闲得很。

    

“你师父对你倒是还挺'放养',他从前啊,可不像你这似的还能常常有休息的机会。”沈余看时久舒舒服服靠在小椅子上,不由得感叹。

     

“师父也很严呢,只是……”单时久想到昨天师父对他说的话,一时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

“时久?”沈余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余师伯,时久想问,如果不考虑其他的,只说您自己,您是原来在忘亓的时候开心,还是现在更开心呢?”单时久看向沈余,问得很认真。

      

“嗯?”沈余没想到他会这么问,想了想道,“各有各的好吧,怎么了?”

    

单时久把手肘搭在膝盖上,一手握拳抵着下巴,有些苦恼道:“昨天师父问我,想不想去上学。师父说我经历得太少了,不应该把自己就限制在忘亓里。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

沈余不免又感慨,逸飞是真真的把这孩子疼进骨子里了。见他一副小大人的神情,沈余笑道:“时久喜欢忘亓吗?”

     

单时久点点头,又道:“原来也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,后来有了师父,有了师伯他们,忘亓就像是家一样,我从没想过离开。可是,我也想感受一下不一样的生活。我不知道该怎么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是上过学的,在很久之前。他对学校的印象并不坏,甚至,学校是原来的他少有能感到快乐的地方,可那天之后,他再未踏入过。那一天,他挨了那个男人最狠的一次打,在雨夜里,他被赶出了家门,勒令在门外反省。然后他跑了。

      

“想做就去做,有什么可纠结的。”沈安淡淡开口。

   

“正是,”沈余朝沈安一笑,对时久道,“你还那么小,不去体验别的生活,怎么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呢,再说了,这不意味着你就要离开忘亓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

单时久沉思了很久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

那天回到家,单时久严肃地站在单逸飞面前,郑重其事地开口:“师父,我想好了,我想去上学。”

    

齐行和单亦群都在,闻言笑起来,齐行道:“今天我还和你单伯伯打赌,看我们小时久会怎么选择呢。”

   

“那一定是齐伯伯赢了!”单时久眼睛一亮,跑到齐行身旁去,“是不是呀!”

   

齐行是真有些诧异,笑着点点头:“时久怎么知道?”

  

单时久狡黠一笑:“单伯伯从来没有赢过齐伯伯。”

   

单亦群侧身一把将时久拽到自己身边,轻轻揪了揪他的耳朵:“小家伙,讨打呢嗯?”

    

单时久吐了吐舌头,又看着单逸飞道:“师父,我去上学,但我也想继续跟着您训练可以吗?”

    

单逸飞在一旁坐下,轻笑道:“要是你忙得过来,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

那天他跟时久说,好好想想以后想走什么样的路,类似的话师兄也曾跟他说过,可从未经历,又怎么能做出决定呢。有选择的机会,更要有选择的能力和底气才行。时久那么小,他希望,这个孩子今后做出选择时,能真正毫无顾虑,没有任何不得已。

    

“正好现在还在假期,过几天我给你整理些学习资料,准备一下,开学好适应些。”齐行一向周全。

    

“谢谢齐伯伯。”单时久的眼睛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 

“好了,正事说完的话——”

单亦群站起来,看着齐行,眼底满是笑意:“我们该去履行赌约了。走吧,小行。”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 @柠欣子 、@云川漫步 、@嘻嘻. 、@千山暮雪 、@一樓 、@小佳本佳 、@为1 、@全义城最懵的仔 、@洛兮 、@sea 、@yi 、@不悔 、@鞋带也很激动吗 、@林蔷Q 、@青芃 、@朝暮 、@倾尽温柔不负你 、@木木子 、@暖秋秋儿 、@新晋居民_9065301 、@牛奶松饼什么味 、@青藤喵 、@霏霏 、@安若浅溪 、@幽人 等76名高级粉丝的支持~

     

感谢所有送礼物和粮票的朋友们~

 

 

【🎁彩蛋是时久和那个男人的故事。没错,那是他的父亲。会涉及以后剧情的一点点铺垫~

高级粉丝或赠送礼物/粮票均可解锁哦~】

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55)

热度(424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