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草的古右右

   

大家这章的评论我都一一看了,为了不剧透以及不影响大家对人物的直接感受,这次就不回复啦~

对于沈安,我不予置评。

每个人都在独立地活着,文中的他们也是。

他乐见并接受所有的看法。

 

 

以及

(明天可能会有文)

 

 

以及

(的确很快要结局了)

 

 

以及

 

这张图送给在问怎么看隐藏结局的小伙伴


从九十五章起都设置了隐藏结局,赠送免费粮票或糖果等礼物均可看到哦~

(就是点图上圈起来的地方,再不知道的小朋友要被亦群哥抽鞭子的)

 


 

 


【长途lll】一百

  

这天的后来,单泠带着单逸飞去坐了船,吃了冰淇淋,去逛了很多单逸飞去过没去过的地方。

  

单泠说:“今天什么也别想,不用想忘亓,也不用想少领主。”

单泠还说:“以后,如果什么时候想暂时离开了,想休息了,告诉我。不影响正事的情况下,我可以带你出来,像今天这样。” 

  

这是单逸飞多年来最开心的一天。 

  

  

日子重新回归了平静,单逸飞可见地开朗了些。与单泠之间,即便那声师兄仍未叫出口,也与往日截然不同。

至少,没叫师兄,也没再唤教官。 

  

今年单逸飞负责的第一次任务很快就要开始了。这次的任务难度有些大,单泠又从来不改他的方案,单逸飞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,反复斟酌修改了很久,才把方案定下。

 

 

忘亓。

沈安停在门边,向内看了一眼,沈余正在整理着文件,并未注意到他。

谢飞那边,还算顺利。

那人承诺,事成之后,会给他一支势力,可,没人承诺,他一定能顺利地拿到手。

沈安笑了笑,复将目光投向沈余的背影。

他从来没有能全身而退的自信。但那又怎么样?

反正,死过一次的人,也无所谓第二次。

 

 

出任务的那天,单逸飞带好装备早早便出了门,除他之外,另有四名队员。

单逸飞出门后二十分钟,单泠同样装备完成,正欲出门时,被单亦群叫住了。 

 

“这次的任务不好做?”单亦群问他。

除去最初的一年,单泠只在任务危险性高时才去当“尾巴”,单亦群倒很少见他跟去了。

“是,加上逸飞有段时间没有带队出去过了,我不太放心。”单泠答道。

“嗯,自己也小心点。”单亦群点了点头,却莫名眼皮一跳。    

 

 

同一时间,忘亓。

沈余靠在椅背上,长长地伸了个懒腰。身后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,沈安走到他身后,垂下眼,伸出手去,轻轻搭在了沈余肩上。

 

“小安有事?”

“领主……”沈安开口,声音带着些涩意,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陌生。他停顿了一下,脑海中却忽然闪过终于苦苦撑过责罚的那天,睁开眼看到沈余守在床边的画面。

 

“也不能总二号二号的叫着,给你取个名字吧。沈安,如何?”

应是在敲打他,以后,都要安分守己。当时,他这么想着。

 

沈余忽然向后一仰,脑袋正抵在他胸口上。沈安一僵,愣在了原地。

“小安。”

沈安垂下了眼。

今后,怕再也触不到他了。沈安心底一滞,有些艰难地问道,“您……您早知我,勾结了谢飞,为什么……您,一直没有……”

  

沈余竟一下子笑了,他抬起手,在沈安头上“啪”地一拍,“我还当你要瞒我一辈子。”

“是……那边偶尔会出些不该出的岔子,属下猜想,或许是您……”沈安的手无意识地从沈余肩上滑了下来,转而攥上了椅背,“您……为什么?”

 

  

“六号七号,西南方200米隐蔽。五号八号,东偏北60度方向,150米。”单逸飞命令道。

通讯器里传来四人回复收到的信号。

单逸飞紧紧盯着前方,只等目标到来。

   

    

 “本来不应该的,可是,小安好像我呀。”沈余向后伸手,轻轻拉过了沈安的两条胳膊,让他环着自己,“小安跟我那么像,我不想放弃。”

  

“我……”沈安眼中有些发热,他竭力控制着,尽量稳住自己的声音,“您给我取名为安,我却一直未做到安分守己。是我辜负了您。”

 

沈余抬手,摸到沈安的侧脸,像是要把人掐醒似的用力一捏,却不想,一颗泪顺着他的手指滑下,落进他的衣袖里,再无痕迹。

 

沈余怔了怔,随后,他站起来,看着面前的人,认真地说:“给你取这个名字,我从来不是要你安分守己,我是愿你,此生平安顺遂。”

 

沈安有些呆,他从来没想过,安,原来是这个意思。

他想他不应该相信的,可是,沈余的目光就这么笼罩着他,带着不容置疑的温度,让他竟生不起一点别的心思。

 

“我从前的境况,并不比你好多少。当年,要不是哥哥执意要将我带在身边,我不敢想今天的我会是什么样子。”

“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不甘,我也知道,经历了这么多,让你信任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我总在期望着,你有一天能把心向我敞开。但这么几年来,你从没真正心甘情愿过。”

“是我做得不够。”

  

您很好,不,您是我遇到过的,最好的人。

再也没有,像您这么好的人了。

沈安闭了闭眼,由着那人拭去了他眼角的湿意。

“您……要如何处置我。”

“我……没想好。”沈余故意学着舌,笑道,“先罚你——留在我身边吧。”

   

“您说,我像您。”

沈安看向他,近乎贪婪地,放任自己湿漉漉的目光涌向他,“您,也恨过吗?”

“或许吧。”沈余好像整个人都柔软了些,“已经不重要了。小安,我们从头开始。”

  

   

离预计时间已经过了很久,还是没有什么动静。  莫非是消息有误?单逸飞心里本能地有些不安,更加提高了警惕心。

比他更敏锐的是远远跟在他身后的单泠。

不对,一定不对!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感谢@云川漫步 、@紫陌 、@萱 、@小时候可暖了xxxx_ 、@小新 、@蓝蓝 、@Y U 、@小废物 、@月蓝 、@tot 、@你的蕾蕾鸭 、@鄢陵 、@肉桃园 、@灰条 、@杯子 、@哈哈哈. 、@💤 、@Starry 等超过六十五位朋友的礼物~

感谢送粮票的小伙伴们~

 

【后续见隐藏结局。小安啊,哎

 

 

 

【长途lll】九十九

  

清晨,冬日久违的阳光洒下,树梢草尖上多是星星点点的露珠,带来微微湿润的空气,让人颇觉神清气爽。

单逸飞跟在单泠身后上了车,窗外景色变换,渐渐接近了那个他最惦念又最害怕触及之地。

墓园。

 

到了地方,单泠拿出准备好的东西,“前段时间,我听你在梦里叫哥哥……便想着带你来看看他。”

在梦里。单逸飞突然想到,那天被关掉的闹钟。

“谢谢您……”单逸飞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
“走吧。”单泠拍了拍他的肩。

 

这片墓园里,安睡的都是忘亓无名之人,只有代号,皆为无字碑。三号的墓靠近里面些,单逸飞本是默默走在单泠身边,快到时突然间顿住,猛然冲了过去。

本应空白的石碑上竟然有字!

 

单逸飞颤抖着伸出手抚摸上去,眼泪不可控地流了下来。

墓碑上书:兄陆石之墓。

落款是单逸飞。

 

“我去你们曾经在的福利院了解过,知道你哥哥原来有名字,叫陆石。”单泠看着眼泪流得汹涌的孩子,心中也抽疼起来,“抱歉,这是早该做的。”

 

单逸飞一言不发,只是无声地哭着,单泠也没有阻拦,等到孩子终于平静下来,才和上次一样俯身献了束花,看着身旁转为抽泣的孩子,轻声道:“他最不放心的就是你,逸飞。”

 

单逸飞明白了。他轻轻抚摸着上面的字,哽咽着开口:“哥哥,逸飞很好,真的很好,我已经长大了,相信我。”

“放心,我会照顾好他。”是单泠的声音。

单逸飞抬起头,看到单泠正面向墓碑微微躬了躬身,神色认真。单泠说:“谢谢你。”

一阵风吹过,一片树叶飘飘飖飖,落在了碑上。

  

从墓园离开,单逸飞的脚步都似乎轻快了许多,他落后着单泠半步,那个熟悉的他始终仰望着的身影不仅有了形态,更仿佛有了温度。

 

上了车,单逸飞安静地坐在副驾上,随着车越驶越远,不由得疑惑起来:这不是回家的路。

单逸飞转头看了看单泠,后者只是一笑,“不是说要给你奖励吗。”

单逸飞一愣,他以为刚才的一切就已经是奖励了。

单泠看出他心中所想,轻道:“那只是应该做的事。”

单逸飞眼眶一酸,又掩饰般地把头转向了车窗外。

 

不多时就到了一处公园。单泠停好车,带着孩子徒步走了进去。

正值周末,出来玩耍的人不少,单逸飞极少到这样的场合来,颇有些不适应,他看向那些活泼飞扬的脸,默默低下了头。

 

“逸飞,”不知走了多久,单泠唤他,“想玩什么吗?”

单逸飞抬头,原来不知不觉已到了游乐场,里面热闹得紧,大人孩子的声音吵吵嚷嚷,夹杂着些欢快的说话声,单逸飞迷茫地环视一圈,“我……”

他什么也没有玩过。

 

“这边来吧。”单泠倒也没再强迫他说,带人径直走到了摩天轮下,买完票,面对面坐进了舱内。

开始启动后,单逸飞吃惊地感受着视线的逐渐升高,四周的景色变得渺小,视野又阔大了起来。他的眼中流露出丝丝新奇。

看着孩子几乎要贴上窗的模样,单泠笑道:“感觉怎么样。”

 

单逸飞的目光随着景色的流转而变换着,良久,才慢慢转回头来。

“很真实,又很不真实。”单逸飞答道。

俯瞰的世界很大,看得见林立的高楼,湖泊小山,熙熙攘攘的人群,是鲜活的人间烟火。

  

 “我小时候,其实很恐高。”单泠突然道。

 “嗯?”单逸飞有些不敢置信,他问道:“那……那后来呢?”

单泠摇摇头,笑了笑,没说话。

 

从摩天轮上下来,单泠就带着单逸飞闲逛起来。

不远处的草坪里有几个孩子在吹泡泡,大大小小的泡泡调皮地四处散开,有几个飞到了单逸飞的身旁,他伸出指尖轻轻一碰,泡泡烟消云散。

单逸飞一下子有些失落。

 

“这里很好,是不是?”

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泡泡棒,单逸飞眨眨眼,下意识接过,就听见单泠开口:“去玩吧。”

单逸飞太少接触普通孩子的生活,唯一和顾易出来过一次,回去后却被罚得再不敢回想,他对一切表现得比实际年龄更小上几分,到底没禁住诱惑,扭出圈来轻轻吹了一口气。

 

温和的阳光映照下,五彩的泡泡飞散开,单逸飞目不转睛地看着,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明显的笑容。 

单泠看在眼里,也不禁微微笑了起来。

 

有中学生可能刚考完试,三三两两穿着校服背着书包在公园里走着,不乏有用功的孩子手里还拿着书默读,看着和单逸飞差不多大。

“听说齐行哥每月都会给你开书单,看得怎么样?”单泠问道。

单逸飞有些紧张起来,通常单泠问他功课任务完成得怎么样时,都不会有什么美好的记忆,他答道:“都看完了的,但……有的可能看得不够细。”

“喜欢念书吗?”单泠又问。

“喜欢。”书中的,是另一个能带给他一片净土的世界。

单泠看向他,“我是问,像这些孩子们一样去学校念书,你喜欢吗?”

 

没有等到单逸飞回答,单泠又开口:“我虽然给过你后悔的权利,但从来,没有给过你真正选择的机会。逸飞,现在我问你,你想吗?像他们这样,像小易,像小南一样。”

单逸飞依旧沉默着,久久未答。

 

“不要有任何顾虑,遵从你内心真正的想法,是想担着忘亓的担子,还是想过像普通孩子一样的生活。”

单泠温和地看着他,接着道:“不论你做什么样的选择,你依然是单逸飞,这点永远不会变。”

 

单逸飞终于开了口:“……”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感谢@云川漫步 、@何捷了解一下— 、@ALK 、@小废物 、@tot 、@你的蕾蕾鸭 、@💤 、@明兰 、@洛兮 、@哈哈哈. 、@哈哈哈哈哈 、@洛离 、@夏 、@与我立黄昏 、@小时候可暖了xxxx_ 、@快乐小鸟 等超过四十位朋友的礼物~

感谢大家的粮票~

 

【戳开隐藏结局,逸飞终于真正做出了选择

 

 

【长途lll】九十八

 

单泠停下了藤条。

他伸出左手,搭在单逸飞的背上,轻轻顺了顺,“记住教训了没有。”

单逸飞抽噎着,“是……逸飞知错……”

 

下一秒,单泠干脆利落地抽下最后一下,把一时不防又痛呼出声的孩子扶了起来,认真道:“这是最后一次逸飞。无论是训练,考核,还是出任务,我不允许你再因为自已的原因轻慢。听明白了吗?”

“是。”单逸飞的声音低低的。

 

单泠看着那满是泪痕的小脸,又开口:“至于你想知道的每一个问题,都可以直接问我。”

 

单逸飞对上单泠的眼睛,里面有他从未看到过的温和的鼓励。

“逸飞知道了。”单逸飞逃避般地低下了头。

 

单泠揉了揉他的脑袋,转身去柜子里拿了药,坐在椅子上示意孩子过来。

这是,要给他上药?单逸飞更加不知所措了。

罚完之后,单泠几乎从未管过他的伤。有时伤得狠了,多是齐行哥或者师父上药,更多的时候,是他自己在处理,能忍过去的,便也懒得管了。

他已经习惯了。

 

“过来。”单泠又唤。

单逸飞迟疑了一会儿,小步挪过去,又听得单泠开口:“趴我腿上。”

单逸飞一呆,无意识地摇头,“不、不必了,不麻烦您,我……自己来……”

单泠没理他,手臂一带,直接把人按在了膝头。

 

单逸飞僵住了。

“放松。”单泠拍拍他的背,用棉签沾了药膏轻轻涂在皮肤上,“从前总是想着,有齐行哥在,有师父在,你没有这么需要我。”

单逸飞猛然咬上了唇。

“所以时常忘了,”单泠的手上顿了顿,“你甚至还没有小易大。”

单逸飞想起,那一年,顾易发烧,单泠扳开他的手指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孩子的一声抽泣传入耳中,单泠眼里的疼惜毫不掩饰,“从来没有不在意你,逸飞。”

 

单逸飞没有说话,单泠也没有再开口,直到上完药,才把孩子揽起来道:“考核前我说过,如果表现得好,我有奖励。”

单逸飞的眼睛还是通红通红的,他真的,有些后悔了。

“怎么,觉得自己表现怎么样?”单泠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单逸飞的指甲掐进了手心里,他回答:“逸飞,知错。”

眼见那孩子话音刚落竟又掉了颗泪,单泠没舍得再逗他,微微笑了笑,“恢复训练的时间不长,能进步成这样,我很惊喜。”

 

“有错要罚,做得好,怎么能没有奖励呢。”单泠在单逸飞不可置信的目光中,把那把短刀拿了出来,“你先收下这个,我就告诉你奖励是什么。”

单泠此时的模样实在太像拐孩子了,单逸飞却半点冷静也没了,他呆呆地把短刀接过,就听得单泠道:“明天不训练,师兄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

晚上,单逸飞一个人呆在房间里,那把转了一圈又回来的小刀被拿在手里反复摩挲,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我也一样,从来没有不在意您。

 

 

沈余回到住处时,沈安正在一丝不苟地择着菜,一把嫩嫩的小菜心整整齐齐摞成了个三角形,听见沈余来,沈安放着最后一根菜的手一抖,三角形塌了下去。

“领主。”沈安转过身,微微低头。

沈余注视着他,半晌未说话,直到把沈安逼得几乎要跪下,才开口:“今天去了哪?”

 

沈安僵了僵,“属下,整理了资料,又去自己训练了一会儿。领主……是有什么事吗?”

“随口一问罢了。”沈余翻了翻那把菜心,又道:“对了,上次跟少领主说谢飞一事时你也在旁,这段时间那边动作多,你平日小心些。”

“是。”沈安垂眸,眼里有些复杂。

  

“还要多久呀,”沈余的心情仿佛变得明快起来,声音略带了些抱怨,“我好饿~”

“排骨快炖好了,再炒两个菜就好,您稍后。”沈安有些手忙脚乱地忙活起来。

 

沈余就站在门边,不时开口。

  

“少点盐哦。”

“是。”

 

“小心烫。”

“是,谢领主。”

  

“我喜欢放萝卜,不喜欢放冬瓜。”

“……是,下次属下注意。”

 

“油多了点吧?”

沈安默默倒出了点油。

 

“哎——不够了吧!”

沈安:……

 

菜终于上桌,沈余这回倒毫不吝啬赞赏:“小安的厨艺真是越发好了,这么下去,可比得上齐行哥了。”

“谢领主。”沈安规规矩矩把沈余的碗筷放好,在一侧坐下。

 

“快吃吧,”沈余吩咐他,“今天有些晚了。”

沈安眼皮一跳。

为什么耽误了时间,他很清楚。他几乎要以为,沈余知道了什么。

 

“怎么不吃呀?”沈余看向有些出神的人,夹了一筷菜心放进他碗里,“最近见你状态不太好,有什么能和我说说吗?”

沈安的筷子一下子掉在了桌上,他连忙捡起来,又被沈余伸手按住,“重拿一双。”

“是。”沈安起身走进厨房,深呼吸了几个来回,才重新拿了筷子回来。

 

“属下……可能私自训练得多了,有些累。”沈安回着沈余刚才的问话,又补道:“是属下的错,以后会调节好的。”

“嗯。”沈余淡淡应了声,继续吃起饭来。

 

饭毕,沈安刚收拾好,就听到沈余唤他:“今天坐了好久,脖子肩膀都疼死了,过来给我揉揉。”

沈安依言过去,沈余闭上眼,将最脆弱的脖颈交付给身后的人,全不设防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感谢@小时候可暖了xxxx_ 、@云川漫步 、@不染 、@萱 、@Wendi🎀 、@雪霁前村DY 、@拾晔. 、@小废物 、@棠糖汤 、@洛兮 、@諳之 、@Athena-2 、@好人饭饭 、@杯子  、@竹戋云 、@青藤喵  、@💤 、@明兰 等超过60位朋友的礼物~

感谢送粮票的小伙伴们~

 

【隐藏结局是鱼儿和小安的来回。

唉,有点心疼小鱼。

 

 

感谢cctv。

 

《长途lll》九十七章的隐藏结局反复shenhe未过,还没来得及看到的小伙伴可到群文件下载,完整章节已放群里~

群号970954417

 


【长途lll】九十七

  

忘亓。

“所有人,抽签分组。”赵笠高声宣布。

在单泠和沈余的注视下,归队的单逸飞率先抽取了号码。

 

年底考核不仅对单逸飞来说是大事,对所有仍在受训的人来说,都是。

单泠带的人和训练营的孩子们一并考核,若名次在十二名之后,则自行退回训练营,营中佼佼者,便同样有进入单泠手下的机会。排名的最后十位,将受到二十bian的惩戒,由刑堂的人施行。

是以,没有人敢掉以轻心。

 

沈安躲在隐蔽的地方,双眼紧盯着台上参加第一轮比试的单逸飞,目光沉沉。

那个最弱小的人,已经到了他追赶不上的地方了。

沈安握紧了拳,他想要的东西,他一定会拥有,用自己的方式。

 

沈余远远看到了那个黑暗中的身影,只一眼,他便认出来了。

通讯器传来“滴”的一声响,沈余看了看收到的消息,一声叹息:小安,为什么你依旧不相信我。

 

这次的考核,单逸飞的表现尤其出色,前几个项目多在二三名,其中一个竟还出乎意料地得了第一,可在最后一个项目时,单逸飞失误了。

最后的综合成绩,排名第四。

亲自手把手教出来的孩子,单泠看得清楚,逸飞明显是有意为之。

沈余也看出来了,“师兄,逸飞这是……”

单泠一摆手,“我知道。”

 

少领主的身份已经公开,单泠无需再顾忌什么,名次宣布结束后,便把队里的单逸飞唤出来,声音平静,“走了,逸飞。”

 

回去的路上,单逸飞一言不发,他知道瞒不过单泠的,他也没指望能瞒过。

考核时,想到昨晚单泠说的话,单逸飞其实矛盾极了。再不愿承认,他终究不得不面对内心的渴望,这是单泠第一次说要给他奖励。

怎么能不期盼。

 

可是……单逸飞,也太想确认那个答案了。

他感觉得到,单泠真的在改变。这么多天,一点点的,瓦解着他竖起的高墙,但他也是真的胆怯了,他怕这一切,会在某个他毫无防备的时刻,被打回曾经的深渊。

今天的选择会带来什么,他不敢想。他甚至不敢坐在单泠的旁边。

 

单泠透过后视镜,看到的便是孩子紧蹙着的眉眼。

“累吗?累的话先靠着睡一会儿。”单泠开口道。

“还……还好。”单逸飞正了正身子,坐得规矩。

单泠不再多言,直接开车回了家。

 

单逸飞一进门,就径直去了书房。

看到这似曾相识的一幕,单亦群挑了挑眉,“又怎么了?别告诉我这次考核他又整出什么招来。”

“逸飞得了第四名,本来……”单泠有些无奈地一笑,“前三是没问题的。”

单亦群听懂了,“这小子,胆子倒愈发大了。”

“我知道他为何这样,只是拿考核儿戏,的确不该。”单泠轻声道:“泠会好好教他的。”

 

单泠走进书房,看到意料之中端正跪着的孩子,叹了口气,“起来吧。”

“逸飞知错,不敢求恕。”单逸飞没动。

单泠倒也不强求,只又道:“你是在为没进前三承错,还是别的。”

“逸飞敢问,会有什么区别吗?”单逸飞看向了单泠的眼睛,没有躲避。

 

“如果是前者,我已经告诉过你,现在再重复一遍,前三从来不是标准,无论你有没有达到这个名次,我都不会仅仅因此责罚于你。我要的,只是你的努力和尽力。”

单泠同样直视着他的眼睛,紧接着的声音一下子严肃起来:“如果是后者,逸飞,自己取藤条来。”

 

用直接的结果得到了单泠再次肯定的答复,单逸飞眼眶一热,心中也终于松了下去,有什么东西似乎在慢慢退散,直至消失不见。

 

但是……

但是!

 

单逸飞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单泠最后的那句话。

谁不是血xx肉之躯,再提前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也没有办法毫无波澜。

况且,没有回避,没有否认,真的就这么正面回答了他的问题,他的试探还算什么……单逸飞的脑中浮现出了个幼稚的要糖吃的小娃娃,正满地打着滚,实在……

这和以前一点也不一样!

单逸飞有那么一点点的、一点点的后悔。

 

孩子的表情实在有些生动,单泠难得欣赏到这一幕,竟一时有些好笑。他静静地等着,看着人默默起身去拿了藤条,又走过来(桂)下,双手呈上,单泠不动声色地接过藤条道:“起来,桌边撑着,老规矩。”

 

单泠很久没有这么正式地罚过他了。单逸飞叠好ku子,有些局促地走到桌边撑好,没有让他多等,单泠就拿着藤条过来了。

冰凉的长条形戒具压上皮(淡定)肤,单逸飞轻轻一颤,便听到单泠开口:“说吧。”

 

“逸飞……不该不认真对待考核。”

咻啪!

藤条扬起来choooou下,横贯teeeun峰。

“唔……”单逸飞的一声痛哼压抑在齿间,不由得抠紧了桌沿。

 

“不是第一次了。”单泠又把藤条搭了上去,“逸飞,我很早以前就告诉过你,身为少领主,忘亓的所有,都容不得你的感情用事。今天如果有人同样察觉你是有意失误,你告诉我,忘亓的人会怎么议论你。”

 

身为少领主。

又是身为少领主!

单逸飞的所有情绪都因这一句话猛然降了温度,他死死撑在原处,整个背影都散发着冷硬的倔强。

“属下知错。”他答道。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感谢@云川漫步 、@何捷了解一下— 、@倾尽温柔不负你 、@VENUS   AURORA 、@CJ 、@林栖者 、@紫陌 、@全义城最懵的仔 、@雪霁前村DY 、@Xver.  、@小废物 、@dunmin 、@鄢陵 、@棠糖汤 、@肉桃园 、@灰条 、@蘑菇呀 、@洛兮 等超过57位朋友的礼物~

感谢送粮票的小伙伴们~

 

【今天的隐藏结局是哭唧唧小河豚。


【长途lll】九十六

 

这是他送给逸飞的唯一一件礼物。

 

看着那依旧撇着头无声流泪的孩子,单泠的心脏仿佛被什么狠狠揪着,他的拇指无意识地摩挲着那把短刀,然后递还给逸飞,轻声开口:“是师兄的错。” 

单逸飞的泪流得更凶了。他本以为,今天出了这样的差错,单泠会把它收回的。

 

单泠半蹲下去,把孩子的裤腿一点点放下来,“下次,别这样了。没有什么比你的安全更重要。”

温和的声音钻进单逸飞的耳朵里,他默默低下头,看着矮下身子的单泠,如在梦中。

这个人好得太不真实。

 

可为什么,要在他已经放弃了的时候,对他这么好。

 

不!

他才不要!

不要再有期盼了。

不要再有奢求了。

他们只是教官和下属,再无其他关系了!

 

单逸飞猛然后退,跪下,把一直抓在手里的短刀双手递上,“多谢……教官,属下知错,再不会了。这把刀,归还给您。”

 

单泠没接,单逸飞也就这么一直捧着,直到声短暂的叹息后,其中一人率先打破僵持。

单泠拿过短刀,将它放进自己上衣的口袋里,不等面前的小孩再说什么,直接把人打横抱起,向车上走去。

 

单逸飞第一时间就要挣开,却在贴上单泠怀里时止住了动作。他此时才意识到,单泠穿着的,仍是一身湿衣。

 

一路无言。

单逸飞安静地缩在后座里,看着单泠湿着的头发,几次想张口,终究未出声。

倒是顾易反应过来,“哥,你也换一下衣服吧。”

单泠摇摇头,“没事,很快就回家了。”

顾易听哥哥的话音有些沉,也不知刚才怎么了,只默默调高了空调的温度,再没有说话。

 

晚上吃过饭,送顾易回去后,单泠便有些咳嗽起来。单亦群皱着眉看着脸色有些差的人,“多久没生病了,怎么出去一趟还感冒了。”

逸飞落水的事没告诉两个哥哥,单泠一回来就去冲了澡,换了衣服,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。

单亦群倒是没多问,逼着人量了体温,见没发烧,叮嘱两句也就罢了。

单逸飞却不免有些愧意。

 

夜深了些,大家都回了卧室,单逸飞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满脑子都是单泠湿透了的衣服。

他还记得,单泠将他抱起的时候,那个怀抱,冰凉。

今天的一切不停在脑里闪回,单逸飞犹豫了许久,翻身爬了起来,在药箱里找了一会儿,拿了包冲剂泡好,端着杯子走到了单泠房门口。

他一直注意着,单泠没有吃药。

他为了自己才会感冒,即便只是教官,也是应当关心一下的。

 

紧闭的房门里安安静静,单逸飞站在门口有些踌躇。应该……还没睡吧?

咚,咚,咚。

谨慎而有规律的敲门声。

“进来。”单泠应得很快。

单逸飞深吸一口气,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

单泠正坐在桌旁,桌上放着一叠A4纸,最上面的那张密密麻麻,都是修改过的痕迹。

单泠随手把那张纸反盖了过来,转身看着走来的孩子,“逸飞,有事吗?”

话音刚落,单泠就看到了逸飞手里的杯子。

 

“您……还没吃药吧?”单逸飞低垂着头,把杯子递到单泠面前,“这是……我……”

单泠笑了,接过杯子,“是,还没有。”

然后,便是安静。

空气渐渐凝滞,单逸飞结结巴巴开口:“那……那您早点休息……”说罢便转身快步离开了。

 

单泠看着那落荒而逃般的背影,失笑。

他把药一饮而尽,杯子放到一旁,又将那张纸翻过来。标题行是四个字:训练计划。

 

这日后,单逸飞重新接手了忘亓事务,训练也按部就班进行着,随着身体恢复完全,进步便更加明显。单逸飞有了些底气,整个人的身上都明快起来,单泠看在眼里,心中也松快了许多。

年底考核就这么如约而至。

 

考核前一天的晚上,单泠来到了单逸飞的房间。

小孩正在窗前发着呆,单泠敲门进来的声响让他惊了一下,他低头,“您……有什么吩咐。”

明日就是考核,教官此时来,定是对他提要求的。

前三。单逸飞还记得单泠的标准。

上一次的年底考核,实在不是个美妙的回忆。

 

单泠只是笑笑,也走到窗边,问他:“紧张吗。”

“有点。”单逸飞倒是坦诚,他最担心的是……

单逸飞舔舔唇,“我会努力,如果达不到……”

“尽力就好,”单泠打断了他的话,“其他别想太多。”

“如果我尽力也还是进不了前三呢?”单逸飞抬起头,问得执着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感谢@小时候可暖了xxxx_ 、@云川漫步 、@若小曦~~~~ 、@广亭花若 、@The sun 、@suiru 、@CJ 、@Alicia 、@小废物 、@拾晔. 、@落落 、@月蓝 、@二木  、@花开缓流年 、@鄢陵 、@与我立黄昏 、@江淮叶等75位朋友的礼物~

(有的小伙伴始终@不上…)

感谢大家的粮票~

  

【终于问出口了,单泠会怎么回复呢?

隐藏结局依然是大糖!